Soco氵深蓝

[all魏海]生日

  -私设有,ooc属于我

  魏海向前挪了几步,确认踢到门槛之后抬脚跨了过去。似乎有一股奶油的味道钻入鼻腔,他的眼睛依然被蒙着,但他大概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。
  “睁眼吧海哥!”魏海眼睛上的黑色布带迅速被扯落下来,强烈的光瞬间淹没了他,他眨眨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景物。光带来的刺痛感微微减弱了一些,房间的轮廓终于出现在魏海的眼里,然而他还没有仔细观察这个装饰的五光十色的办公室,就迎来一声巨大的...爆炸声?魏海吓得向后小跳一步,接下来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从空中不停飘下的彩色小纸片,以及拿着空礼花筒一脸坏笑的吕云飞。
  “吕老师!”魏海用责备的语调喊了一声,却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他看到了天花板上五颜六色的彩旗,看到了房间角落里一大束气球,以及那个放在房间正中央桌子上的大蛋糕。“生日快乐,小海。”吕云飞随手把礼花筒扔到一边,走上前狠狠地揉了揉魏海的头发。旁边的陈童吐吐舌头把礼花筒捡了起来。“别!别!吕老师,这个发型让我怎么见同事啊。”魏海把吕云飞推开,脸上却充满笑意。“你的手机用了这么长时间,该换了,这个就作为...工作机?”吕云飞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白色的盒子递给魏海,魏海接过来掂量了一下:“嗯,挺沉的。”“这孩子...”吕云飞真想狠戳两下魏海的额头,但还没来得及做出动作,就被跑过来的陈童挤到一边了。“海哥!这个是吕老师扔掉的垃圾,不能污染环境,送给你吧!”陈童笑嘻嘻地把刚才捡起来的空礼花筒塞给魏海。“好好好,我就当一回废品回收站。”魏海笑着拿过礼花筒,从里面倒出一块崭新的手表。“童童长大了。”魏海抬手摸了摸她的头。引来旁边的吕云飞一顿唏嘘。趁魏海正在欣赏礼物之时,吕云鹏走过来把什么东西戴在了他脸上。“诶....”魏海抬手摸了摸脸上的东西,把它拿下来。“这.....”魏海哭笑不得地看着手里这个制毒时用的防护镜。“很...特别..我很喜欢?”“你不懂,这是一个化学天才用的护目镜,戴着他你的学识会越来越丰富。”吕云鹏走上前揽过魏海,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。魏海看着眼前的一切,眼里似乎有晶莹的东西在翻滚,不过,那是甜蜜的。“怎么,不来尝尝吗,我可提前好几天做的。”大刘早已切好了蛋糕,将它们分在几个碟子里。“好。”魏海抬手揉了揉眼睛,他觉得他的眼前有全世界。

  “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此吧。”魏海轻笑着看着面前被黑夜包裹的建筑,点燃了手里的烟。

[魏白/车]夜晚

-有车注意!!!!

-渣文笔系列

一道光在漆黑的夜空中划出弧线。
“是流星吗?”白敬亭说出这句话时,魏大勋的舌尖刚刚碰上他的锁骨。突然产生的凉意让他的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。那个包裹住他身体的人伸手安抚一下,接着将整个唇都贴了上去,柔软的触感让白敬亭轻哼一下。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继续感受,抱着他的那个该死的金毛就将手伸向他的腰间,而且还有继续向下抚摸的趋势。他略有不满地用手肘怼了一下那人,换来的却是更大的力道,那股力量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朝他袭来,把他撞到了车门上。
“这才是你开车开到这荒郊野外的真实目的吧.......。”窗外的夜景如此动人,他却被一个流氓堵在狭小的车内。对方回应了什么,白敬亭没听清,因为他问完后,原本抱着他的人变换了姿势,稍稍用力将他整个压在身下。魏大勋将头凑过去轻吻一下他的侧颈,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将身下人的牛仔裤拉到膝盖以下,看着他因呼吸急促而上下浮动的翘臀,魏大勋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开始等不及了。那上下浮动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,他忍住自己生理的抗议,伸手按住那引起欲望的翘臀,解开自己裤链的那一刻,他仿佛都能听见来自于自己身上某个器官的怒吼。
那不存在的怒吼声停止于他将自己的下部送入白敬亭体内的的瞬间。他不断地挤压收缩以给自己的心上人兼身下人最好的体验,当身下那只小白猫的喘息声挤出紧咬的牙缝飘到他的耳中时,他觉得自己和世界都要一起融化在白敬亭给予的温存中。
“...不耍流氓会死吗。”白敬亭的声音断断续续,夹杂着微微的娇喘声,明明是咒骂他的语言,此刻在他耳中却是世间最动听的。
“没有你才会死。”他急促地回了一句,伸手朝车座旁的箱中摸索,在乌烟瘴气中他终于摸出一管润滑剂。“真笨,我来。”白敬亭渐渐止住了那把他迷得要死的喘声,微微翻身,用湿润的手指帮他拧开润滑剂的盖子,将湿漉漉的液体倒在他手上。魏大勋抹了几下,确定已经差不多均匀的时候,用指尖在他诱人的入口处摩擦,待到白敬亭忍不住微喘时,开始将手指探入深处。
搅动,抽离。
每一个动作都温柔认真,每一个动作都包含着对面前人满溢的爱。
最后一次抽离时,一股液体随着手指的离开溅射出来,落在魏大勋微红的脸上,他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去触碰,却无奈白敬亭的目光像要将他穿透一般,他只好从车箱中取出一张纸巾将那液体拭去。
“小白,我可以吻你吗?”月光穿过车窗洒落在白敬亭俊秀的脸上,照亮了他蒙着一层水雾的双眼,照亮了他迷人的双唇。
白敬亭没有说话,轻轻闭上了双眼。一个小小的动作,魏大勋心领神会,凑上去将唇紧紧地印了上去。他的舌头如捕猎般在白敬亭的口腔中扫荡,从白敬亭的口中他似乎探索到了一股巧克力的甜蜜。
“今天录完节目之后你肯定又吃了巧克力冰淇淋。”魏大勋看着白敬亭的脸,故意做出咂嘴的动作。
“烦死了,走开。”白敬亭脸颊微红,轻轻地将魏大勋推开,翻了个身朝向车门。
看着面前人略带小脾气的举动,脑海里重温着刚才的画面,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他抬手揉揉心上人凌乱的头发,调整好舒服的姿势搂住白敬亭。
“嗯..在车里睡觉还是挤了点...”魏大勋将自己交给睡眠前还不忘点评一下环境。
“现在,晚安。”魏大勋闭上了双眼。

-end

呜呜呜我爱魏白,渣文笔第一次开车见谅。